主管单位: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美国大规模预算案料难获批

  美国白宫11日向国会提交总额约为4.75万亿美元的2020财年联邦政府预算报告。大规模支出的预算案短期能刺激经济,防止经济放缓趋势,但同时会将财政赤字推升至10年最高点,而且加重边境修墙争议。分析人士预计,该项预算将难以获得国会通过。

 

  赤字扩大方向引争议

  当天发布的预算案报告预计,联邦政府财政赤字将在2020财年达到1.1万亿美元,达到10年内最高水平。预算案中削减了民众福利支出,增加了防务、建边境墙的支出。

 

  白宫表示,着眼在未来10年里削减2.7万亿联邦政府支出,使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在2029年时降低至不到1%,并在15年之内实现预算平衡。

 

  为此,白宫提出在2020财年将非防务支出削减5%,针对由联邦政府拨款支持的福利、卫生、教育、环保等国内项目和机构,还要求将美国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的预算削减23%。

 

  白宫还寄希望于持续的经济增长以降低财政赤字。报告预计,未来数年,美国经济年增速将至少保持在3%。不过,这一数字遭到经济学界质疑,被认为过于乐观。美国国会预算局此前预计,美国经济增速将在未来几年降至1.7%。

 

  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代理局长拉斯·沃特10日说,特朗普政府把“控制毫无节制的联邦政府开支”作为优先方向,证明“我们能在不中止经济复苏且继续向关键领域投资的同时,回归财政健全”。

 

  民主党籍国会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约翰·亚穆思则指出,特朗普为富人和大型企业减税的政策让政府“增加近2万亿美元赤字”,“他的预算案似乎想让美国民众为此买单”,预算案“不可能获得众议院通过”。

 

  预算报告还提到扩大防务领域支出,白宫要求在新财年里将防务预算提升至7500亿美元,较前一财年国会实际拨款增加约5%。

 

  美国2020财政年度于今年10月1日开始。据路透社报道,白宫与国会须在10月1日前就拨款达成一致,以避免联邦政府再度“停摆”。这一日期恰与美国提高债务上限的最后期限重合。如果府院届时无法就提高债务上限达成共识,美国经济将面临债务违约带来的严重影响。

 

  依据2011年的一份财政紧缩法案,除非府院同意提高债务上限,否则二者必须就削减全部可自由支配开支的10%、即1260亿美元达成一致。同时,非防务部门的可自由支配开支不得高于5420亿美元。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虽然国会预计不会采用这项预算案,但文件列举出未来几个月白宫将就支出优先考量展开谈判的起点,包括大幅提高为修建墨西哥边境墙索取的资金。

 

  修建边境墙矛盾依旧

  此次预算案中引发两党争议的边境墙问题依旧刺眼,白宫要求国会拨款86亿美元用于在美国同墨西哥边境修建隔离墙,大幅高于前一财年提出的57亿美元。

 

  白宫同国会民主党之间围绕边境墙的缠斗一度迫使联邦政府部分机构“跨年”创纪录“停摆”35天,也促使总统特朗普动用行政权力筹集“造墙费”。

 

  国会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11日发表声明,抨击白宫为修建边境墙提出的拨款要求,她还表示,众议院民主党议员将予以抵制。

 

  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接受采访时披露,特朗普寻求为修建“边境墙”拨款86亿美元,远高于去年所提57亿美元建墙拨款。

 

  据法新社报道,新要求比特朗普上月以“国家紧急状态”为由从其它政府项目“搬来”的67亿美元多。

 

  去年边境墙之争导致四分之一联邦政府机构停摆35天,后以白宫向国会让步告一段落。国会随后只同意为边境墙拨款13.75亿美元,特朗普转而颁布南部边境“国家紧急状态”行政令,试图绕过国会正常拨款程序筹集建墙资金。

 

  民主党人把持的国会众议院先前以245票支持、182票反对的表决结果,认定特朗普的行政令无效。国会参议院定于本周就同一份决议案表决,至少4名共和党人明确打算“反水”,即投票支持这份决议案。

 

  这意味着决议案有望获得国会两院批准,但它能赢得的支持不太可能推翻特朗普所持总统否决权,因为推翻否决权需要参众两院三分之二以上议员达成一致。

 

  经济增速放缓在所难免

  尽管美国政府拟扩大支出,但最新的经济数据和专家判断显示,美国经济主要引擎疲弱,今年增速放缓在所难免。

 

  受建筑材料采购和可自由支配支出增加提振,11日公布的美国1月零售销售意外攀升。但是,由于去年12月的数据被大幅下修,预计今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将有所放缓。

 

  去年12月美国公布了一系列疲弱经济数据,且今年2月就业增长大幅放缓。商务部周一公布的这份报告对美国经济来说是个好消息。不过,1月零售销售仅在去年12月骤降后小幅反弹,并未改变首季经济增长将大幅放缓的预期。

 

  “1月零售销售仅在去年12月深跌后温和反弹,”BMO Capital Markets首席分析师波特表示,“尽管我们预计未来几个月还会进一步回升,但目前的主题是,经济的头号引擎正在失去动能。”

 

  1月美国零售销售较前月增长0.2%,去年12月数据被下修至下降1.6%,前值为下降1.2%,创下2009年9月以来最大降幅,当时美国经济刚刚走出经济衰退。

 

  美国政府上月报告,去年第四季经济环比增长年率初估值为2.6%。根据去年12月贸易逆差和建筑支出等数据,分析师预计,美国政府会在本月稍晚时候公布修正值时下修第四季GDP初估值。

 

  美国政府上周五报告,2月份经济活动仅创造2万个就业岗位,为近一年半以来最低。

 

  就业和经济增长放缓,支持美联储在今年进一步加息时保持“耐心”的立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日前在接受美国CBS节目“新闻60分”采访时重申了美联储的立场。鲍威尔称,美联储“并未感到需要急于”再次调整利率水平。

 

  日前,美国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约翰·威廉姆斯在讲话中也表示,2019年美国的经济增速预计将下降至2%左右。

 

  威廉姆斯在公开发言中谈到,去年促使美国GDP增长超过3%的各种有利因素,有一部分已经调转方向,变为了潜在的不定因素。其中,全球经济所面临的挑战、地缘政治的不稳定,以及更紧迫的财政状况,将是影响今年经济增速的主要原因。同时,威廉姆斯也表示,应该对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提高警惕。他说,美联储将根据最新的数据,更为灵活地制定加息计划。

 

 

作者: 记者 闫磊/综合报道 来源: 经济参考报
创建时间:2019年3月13日

网站公告

合作企业(排名不分先后)

Powered by 够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