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单位: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投资拉美应提高风险应对能力

近年来,中国与拉美国家经贸合作全面发展,双方经济互补性强,在贸易、投资、工程承包等方面的合作成果丰硕。目前,拉美已成为仅次于亚洲的中国海外投资第二大目的地。与此同时,拉美新兴市场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政治、经济、社会风险较高,市场监管不够规范,中企在投资合作中面临较高风险,迫切需要加深对拉美市场及其营商环境的认识,提高风险应对能力,妥善处理商业纠纷。

 

为帮助中企加强对拉美市场的了解,提升在拉美投资风险管理能力,中国贸促会贸易与投资政策委员会与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作于9月18日在京召开“一带一路”拉美投资环境及机遇讲座(下称讲座)。

 

“一带一路”助中巴关系提升,中企应将融入当地市场作为长期目标

 

2018年,巴西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989.4亿美元,增长32.2%。中国连续6年保持巴西最大贸易伙伴,巴西也是中国在拉美最大的贸易伙伴。

 

巴西PNST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可斯·维尼修斯·德·弗雷塔斯教授在讲座上表示,巴西是“一带一路”向拉美延伸的重要支点,是中国进入南美洲的最佳平台。巴西政府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有助于将巴中关系提升至新高度。

 

马可斯介绍,巴西投资环境的有利条件包括:地域广阔,资源丰富,经济规模和市场居拉美第一,有巨大的发展潜力。政治风险较低,经济基础稳固,经济政策成熟。巴西人口众多,并具有不同层次的消费水平和习惯,内需较大。而且,巴西对所有境内的外国独资或合资企业实行国民待遇。

 

“外资在巴西境内投资无须事先经政府批准,只要通过巴西有权经营外汇业务的银行将外汇汇入巴西并在中央银行登记,即可在巴西投资建厂或并购巴西企业。”马可斯说。

 

然而,企业投资巴西仍面临一些风险。马可斯举例道,如巴西行政效率较低,工商注册所需时间远高于同水平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法律法规繁多,且变更频繁;除马瑙斯自由区和一些落后地区给予税收和出让土地优惠外,联邦政府对外资企业并无太多优惠政策;交通基础设施较薄弱,港口系统发展相对滞后,通行运载能力不足,导致拥堵、交货不及时、运输成本偏高等问题。

 

对于以上风险,马可斯建议,首先将融入当地市场作为长期目标。根据巴西具体国情和经济发展需要进行产品设计,提供符合本地客户习惯的产品和服务,积极打造品牌效应,让当地人迅速认识并接受中国品牌。

 

“打造出一支具有国际视野和拉美业务拓展能力的人才队伍,对于中企在拉美的投资至关重要。”马可斯称,在人才结构方面,应培养“小语种+业务”的复合型人才,重视本地雇员的价值,培养一支以当地人为主的管理队伍。

 

虽然巴西加入一些国际组织和协会,但相关领域的法律并不与国际组织和协会的规则相一致。马可斯指出,应组建一支精通巴西法律法规和政策、市场惯例、国际条约和国际惯例的法律专家团队,签署合同时经过律师的审查和确认,增强法律意识。

 

此外,马可斯还强调,巴西的环境保护法律法规健全、要求严格,政府和民众环保意识较强。应了解当地环保政策法规和基本原则,把环境当作一项公共财产加以保护。

 

中阿合作前景广阔,投资需注意风险规避

 

2018年,阿根廷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162.8亿美元,增长18.2%。目前,中国是阿根廷第二大贸易伙伴和重要外资来源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阿合作前景广阔,两国企业合作建设的铁路、能源等很多大型工程正在推进。

 

阿根廷是南美洲仅次于巴西的第二大经济体,其东部和中部的潘帕斯草原是著名的农牧区,号称“世界粮仓”。阿根廷BOD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国际律师协会国际工程委员会主席里卡多·巴雷罗·戴蒙纳兹在讲座上介绍,目前,中阿在农产品方面合作较多。2018年,中国与阿根廷陆续签署多个进出口货物协议,如豆油进口协议、阿根廷鲜食樱桃输华检疫要求议定书、冰鲜带骨及剔骨牛肉和冷冻带骨牛肉的输华卫生议定书等。同年12月,两国还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和阿根廷共和国生产和劳工部关于电子商务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在深化传统领域合作的同时,积极探索通过电子商务开拓双边经贸合作的新途径和新领域。

 

里卡多指出:“阿根廷政府一直执行积极的对外开放政策,其宪法规定,外国人与本国人在劳动、经商和拥有资产等方面享有同等权利。除军事领域外,外国投资者可以在多个领域进行投资,甚至在石油、交通等其他国家严格限制外资的领域,阿根廷也允许外资进入。”但他也表示,应当注意阿根廷近年来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公共服务成本、物价水平、劳动力及其他费用相对较高,投资方仍面临一定风险。

 

里卡多透露,在阿根廷注册公司,文件繁多,手续复杂,审批时间较长。且阿根廷虽然制定了投资鼓励政策,但申请优惠的条件较多,相对复杂。

 

阿根廷基础设施比较陈旧,因而承包工程方面有较大的合作空间。但由于其经济多年低迷,即使是政府,支付能力也有限。里卡多建议,投资者应谨慎考虑合作方的支付能力,量力而行。

 

“还要注意的是,阿根廷的休假情况同中国有较大差异,其暑假为1—3月,圣诞节和复活节也很少进行商务谈判。因而,商务活动多安排在5—11月。”里卡多说。

 

里卡多强调,在阿根廷开展投资、贸易、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的过程中,应当充分注意进行调查、分析、评估相关风险。尤其对于在当地设立企业、承包工程等相关法律程序和政策要求等方面,应咨询专业律师及本地相关专业人士,积极利用保险、担保、银行等专业风险管理机构对自身利益进行切实保障,做好风险规避和管理工作。

 

中秘签一揽子自贸协定,投资应“联手”当地企业

 

2010年,中秘自贸协定正式生效。目前,中国是秘鲁全球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及第二大进口来源国,秘鲁则是中国在拉美地区第二大投资目的地国和第四大贸易伙伴。秘鲁还是拉美地区唯一与中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签署一揽子自贸协定的国家。

 

NPG Abogados律师事务所PPP负责人卡洛斯·塔皮亚·贝纳文蒂律师在讲座上表示,秘鲁政府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倡议,中国政府也宣布未来3年将加大对秘鲁交通、电信、能源等领域的基建投资,两国合作前景广阔。

 

卡洛斯介绍,近年来,秘鲁政府日益重视借鉴国外经验,试图通过建立工业园区带动本国制造业发展。同时,对矿业资本广开大门,秘鲁总统比斯卡拉·科尔内霍多次表达对该行业的支持,并计划调整环境标准,用以吸引更多投资。为提升油气产业,秘鲁政府加大对油气勘探活动的支持力度,并改革了环境许可程序。另外,比斯卡拉将基础设施投资作为其主要施政方向之一,继续推进通过特许经营权吸引私人投资进入基础设施领域。

 

卡洛斯指出:“尽管多年以来秘鲁数届政府曾采取多项举措治理腐败问题,但这一问题仍然显著,一定程度阻碍了外国投资,尤其是对非矿业部门的投资。”这对秘鲁的经济造成了较大影响,限制了经济增长潜力。

 

而且,由于投资不足等原因,秘鲁的陆路交通相对比较薄弱,公路和铁路发展水平较低,仅有13.3%的公路完成铺砌,使得交通拥堵和货物运送延迟现象比较普遍。

 

“未来,中国政府、企业、银行在与秘鲁加强经贸合作和业务往来的同时,应特别注意以上风险的防范。”卡洛斯说。

 

秘鲁政府对于环保问题非常重视,卡洛斯建议,中资企业尤其是矿业企业在赴当地投资和开展业务前需充分了解当地环保政策法规和基本原则,严格遵守当地环境保护法规,合理评估环保合规成本。

 

秘鲁《劳动法》对劳工保护有加,职工享有众多福利与保障,对解除劳动合同有非常严格和内容复杂的界定。卡洛斯举例道,如在当地雇佣外籍员工人数不得超过本单位员工总数的20%,工资总额不得超过企业全体员工工资总额的30%。

 

“中资企业进入秘鲁市场,应和当地企业优势互补、强强联合,以便于熟悉当地规则,尽快在当地市场立足。”卡洛斯强调,在雇佣当地雇员时,应对工资、保险、补贴、分红和带薪休假等具体规定仔细研究,避免投资项目实施过程中出现劳工纠纷,造成额外负担。

来源:中国对外贸易
创建时间:2019年12月2日

网站公告

合作企业(排名不分先后)

Powered by 够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