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单位: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深化中日韩经贸合作 防范不确定风险冲击

多年来,中日韩自贸区(FTA)谈判迟迟未能推进。尽管中韩已签署自贸协定并正在谈判中韩自贸协定升级版,但中日、日韩尚未签订自贸协定。同时,目前各国正力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达成协议进程中,自贸区谈判的优先顺序显然中日韩FTA排在RCEP之后。那么,韩国对于中日韩FTA有何期待?一直未得到推进存在哪些干扰?未来这一谈判有怎样的走向?

 

韩国期待更高水平的中韩FTA和更互惠的中日韩FTA

 

韩国采取双边和多边并举的FTA战略

韩国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国家,坚持开放和多边主义,现已与很多经济体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FTA)。无论双边还是多边FTA谈判,韩国都非常重视,采取扩围升级的谈判路径,一是与未签署FTA的国家商签FTA,二是对已签署的FTA进行升级。目前,韩国非常重视中韩双边服务贸易和投资后续谈判,也在积极推动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RCEP等多边贸易安排。中日韩FTA推进虽并不顺利,但韩国期待它能成为10+3合作机制的基础,谈判难点在于市场开放问题。对RCEP,韩国希望能够达成一个高水平的自贸协定,但是由于其涉及国家较多,谈判难度较大,带给韩国的实际利益也不是很大。韩国对是否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TP)”还存在争议。

 

韩方期待双方尽快签订更高水平的中韩FTA

当前,中韩FTA以产业园区为中心的固定合作方式,合作范围太小,合作模式受限,而且需要副部长级政府官员决定,整体缺乏具体可操作性。这种指定产业园区合作是传统方式,缺乏弹性,只是为了吸引外资,效果不是特别好。韩中新万金产业园也只是为吸引中国投资设立,象征意义大于经济意义。韩国更重视中韩FTA升级版谈判,希望中国扩大服务业和投资对韩开放程度,尽可能达到或接近中国内地与中国香港的开放水平,即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CEPA)。中韩FTA谈判之初,韩方就曾希望中韩FTA能达到CEPA+水平。对中韩FTA后续谈判,韩方希望能达到比中国负面清单更高水平的开放,可以选择在威海与仁川试点高水平开放。

 

深化中日韩经贸合作受内外干扰因素较多

 

历史政治问题成为中日韩FTA谈判的重要干扰因素

双多边政治关系波动成为影响中日韩FTA谈判推进不顺的重要原因之一。2012年以来,受中日、日韩、中韩等政治安全关系恶化影响,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屡次中断或推迟,在短短7年间就出现两段空白,自然影响到中日韩FTA的谈判进程。地缘学角度看,欧洲国家间水平虽会存在一些差距,但毕竟属于一个大陆,因此欧盟一体化较容易。东亚地区,中国属于大陆国家,日本属于海洋国家,韩国是把大陆和海洋连接起来的半岛国家,推进经济一体化将比欧洲更艰难;同时三国存在不堪回首的历史问题,至今尚未得到有效解决。把中韩合作放大到中日韩合作,促进动力会减弱;地处东亚的三国有各自独特特点和局限性,存在历史纠葛和政治互疑,三国合作很难获得成果。

 

各方利益不一致导致中日韩FTA谈判屡屡受阻

中日韩FTA谈判中,日本立场是希望签订高水平FTA,但中韩两国产业结构与之不相匹配,三国需要达成一定妥协,也需要一定时间,而是否降低目标需要三国政府决定。出于对本国产业保护和对国际竞争的忧虑,韩国一些产业界对韩日FTA和中日韩FTA不是很赞成,部分影响到了政府的谈判决策。如韩国汽车产业曾对韩日FTA施加过影响,这些做法并不利于国家发展和企业增强竞争力。

 

中美贸易摩擦对中韩经济合作产生威胁

中美贸易摩擦趋向取决于特朗普的战略,考虑到特朗普本人善变,外界很难预测中美贸易争端的走向,但短期内难以根本解决。美国的贸易政策不仅仅针对中国,美韩也存在贸易摩擦,如美国将对韩国汽车征收20%的额外关税。短期内,中美贸易摩擦会对韩国经济产生一定的冲击,但考虑到对中国经济快速发展踩了一下刹车,长期来看反而为韩国提高产业竞争力争取了一些时间,对韩国经济是件好事。中美贸易争端短期对中韩两国经济都是利空因素,但中美贸易争端将会加速中国加快改革开放和营造公平竞争环境,这将会对韩国有好处。中美贸易摩擦不利于韩国经济,导致韩国制造业中间产品对中国销售减低,造成韩国制造业的就业机会减少。因为无论中美贸易争端谁胜谁负,贸易摩擦问题都将会损伤互信,重启合作难度加大。

 

如何继续深化中日韩经贸合作

 

加快推进中日韩FTA谈判和亚太区域一体化

当前,亚太地区存在很多小多边主义机制。中日韩FTA签署的意义已超越经济合作的意义,具有非常大的象征性意义。为响应中日韩领导人达成的共识,未来不管以什么样的优先顺序,在中韩双边FTA的基础上,应尽快启动中日韩FTA谈判,加快推动中日韩FTA、RCEP、CPTPP以及FTAAP。在美国发起贸易争端的背景下,东亚乃至亚太区域内更应进一步增强合作,抵御不确定性风险的冲击。

 

更积极开展对话交流推动中日韩FTA谈判

鉴于中日韩FTA谈判中有很多不能公开的内容,建议中日韩三国的智库机构共同举行专题研讨会、经济论坛等交流活动,向公众推介中日韩FTA及谈判情况,不断摸索三国都能接受的标准模本。中韩FTA应制定有弹性的制度化机制化平台,加强三国间的政策沟通。应建立更加宽泛的官产学研合作交流平台,让企业灵活应用,中韩两国产业主管部门和企业协会联合搭建政策沟通平台,围绕中日韩经贸政策协调开展共同研究。

 

加快中日韩之间双多边的地方全方位合作

中日韩地方政府间合作受政治起伏影响较小,能切实做些惠及本地居民的互惠互利的工作,建议进一步加强中日韩三国地方政府的合作,依据各地区的特点和需求,可在农业、工业、科技创新、城市管理等广泛领域开展互利合作。据不完全统,中韩、中日和日韩之间共有600多对友好城市,但整体合作水平不高,有待进一步深入,由双边扩大到三边合作。如韩国釜山与日本福冈两个城市间的市长会议机制已开展了13年,今后有必要将中国上海等合适的城市纳入进来,定期举办三方市长会议。相比固定产业园区合作方式,中韩两国的产业合作至少应上升至城市层面,最好是省级层面,这样效果更好一些。近期,中国东北三省与韩国合作意愿强烈,韩国对此也非常重视,建议加强中国东北三省与韩国的经贸合作。

 

推动中日韩战略对接和合作项目落地

由于中日韩三国提出的地区共同体的倡议和构想,目标一致,可以组成一个共同体实现地区繁荣。建议把三国不同愿景的共同点、共同分母找出来,推动三国战略对接,如加快推动“一带一路”和韩国的“新南方新北方”政策、日本的“高质量基础设施伙伴计划”等对外经济战略对接,以“中日韩+1”形式合作,开拓第四方市场,实现互利共赢。

 

加强中日韩金融领域的务实合作

中日韩金融合作很重要。中日韩首脑会议机制就是源于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它是为了预防汇率危机所做出的预防措施,“清迈倡议”就是其中一环。应加强中日韩三国金融合作,共同推动金融领域的合作,完善区域金融安全网。(作者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部研究员)

来源:中国对外贸易
创建时间:2019年7月9日

网站公告

合作企业(排名不分先后)

Powered by 够完美